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滴溜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岳子云2019-12-18 09:11:24
瀏覽字號:
0

  常想常夢,昨晚又在夢里吃了大半夜,吸溜的囈語聲中,母親的“滴溜”唇齒留香,染指垂涎,口水打濕了枕頭一角。

  滴溜,是雁門關外,恒山腳下特有的風味小吃,票證年代,吃母親做的“滴溜”更是一種享受和味蕾的滿足。偶爾打打牙祭,我至今無法描述那種愉悅和期盼,感覺總是很幸福。

  那個時候,母親在聲聲的哀嘆中,很靈活地掌握著調劑,我也很乖巧地預知母親的打算和心思。每每一到磨玉米新粉的時候,我知道母親很快會給我們吃“滴溜”啦。

  滴溜這種做法很繁瑣,吃下去又不耐饑頂飽。湯湯水水喝進去幾大碗,當時感覺是很飽了,過一會兒尿幾泡,肚子便感覺啥也沒了,空落落的;尤其是下地勞動的爹,吃這個遠沒有吃幾個玉茭饃饃更實在。

  滴溜,是用剛磨好的新鮮玉米面粉為原材料,做前,母親還要用籮子再篩一遍,目的就是要面粉再精細些,新面粉顏色橙黃,有光澤、面味足。這樣的滴溜才更筋道,口感更順滑。

  母親把一小把籮好的面粉在瓢里用涼水化成稀稀的面糊糊,然后在燒開的水鍋里放一丁點堿面,糊糊下鍋,很均勻地攪拌,待糊糊熟透了,不停地把干的玉米面粉撒進鍋里,撒干面粉要適量,拿捏的速度要勻稱,逐步地用勺子沿著一個方向攪拌,糊糊在攪拌過程中,既不能糊了鍋底,又不能有半點夾生。母親一邊攪拌鍋里的粉,一邊還要操心灶膛里的火候,火大了,鍋里的面糊糊容易糊;火小了,又容易夾生形成生冷的面疙瘩。即將熟透成型時,只見母親勺子轉動的速度更快更有力,直至玉米糊糊在攪動中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響后,直至糊糊發出“嘭嘭”的氣泡聲音后;勺子舀起來,剛好糊糊還有慢慢的流動性時,母親麻利地把鍋端起了,支在鍋臺上,然后找一口老式大紅陶盆,盛上涼水,母親用半個葫蘆做成的帶有幾個圓圓的窟窿眼的瓢,一勺一勺地把玉米糊糊舀進漏瓢里,手抬高,面糊一滴一滴地落下,漏瓢舉著輕輕搖動,漏下來的就是一尾尾的“小蝌蚪”,但比蝌蚪要大許多?!暗瘟鎩鋇謂炫櫪?,還真的如蝌蚪般鉆進水底,這種生動的形容便是“滴溜”最好的詮釋了吧?滿滿的一盆“滴溜”滴好后,母親用勺子輕輕地從盆底滑拉開,然后再換一盆適量的清水,水一定要涼的,用葫蘆瓢把它們舀進另外的盆里,母親便又忙著去備調和。

  鍋熱倒入胡麻油,加入蔥花和自家釀造的黑豆醬煸香,起鍋晾涼,加入鹽,味精,醋,香菜,辣椒油。如果正趕上五黃六月時節,母親再把新鮮的菠菜揀擇干凈,下開水鍋汆燙,撈出,入涼水中浸泡后,瀝水切成寸斷,和調制好的調料一股腦兒拌進去。

  一大盆做好后的滴溜,花花綠綠晃得我眼睛發直。滴溜黃瑩瑩顫悠悠,燦如美玉、細若凝脂,看似柔嫩,實則筋韌,具有清涼消暑的功能。母親從不馬虎,做一盆滴溜的同時,還要配一小盆山藥蛋絲絲。我和弟弟們舀滿一碗滴溜兒,再夾一筷子山蛋絲,吸溜吸溜,鮮香四溢,好個清涼、光滑;好個筋道、酸爽。

  故鄉的人們,餐桌上常常有一種小吃 ——滴溜。對于遠離母親的我來說,有時候,一碗滴溜,就是家的慰籍。

  回到故土,長夜漫漫,我和父母在嘮著家常中,母親便又給我做好了一盆滴溜,我們親親一家,盤腿圍坐炕上,說著些體己的話。喝一碗,酸酸的辣辣的,軟軟的涼涼的,愜意中打著飽嗝兒,嘻嘻哈哈,一家人笑聲穿過院子,穿過故鄉夏天倪靜的夜。

  風一更,雪一更,歲月把思念的影子,拖成綿長的夢。

  “身在亂蛙聲里睡,心從化蝶夢中歸?!泵徘吧剿?,舊時波瀾,滴溜,才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家的珍饈美饌。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