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窗下漫想
來源:山西日報 作者:齊鳳英2020-01-06 10:52:54
瀏覽字號:
0

  喜歡臨窗而坐。像此刻,動車飛馳,透過窗口,風景從眼前倏忽而過、稍縱即逝,逝者如斯。

  想起前不久透過飛機舷窗,觀云海無垠,似奔似突、似涌似浮;俯瞰大地,邈邈寰宇,縮于沙盤。天地的距離,使高山大川,如丸如線;使高樓大廈,變成了孩子的積木。不禁驚訝中華民族對“千里眼”的神奇想象。

  “窗”本作“囪”,天窗形,從“穴”,是屋上留個洞,可以透光,也可以出氣,在墻為牖、在戶為囪。窗是溝通物我的橋梁,“眼睛是心靈的窗戶”,可謂“心窗”。耳聞而循心通上,則聰;目視如月之明,則明。人們說絕頂聰明的人,“心較比干多一竅”,心竅,俗稱心眼。

  開眼可打通物我;閉目可使物我相隔。人或外感于物,心動而神搖;或境由心生,移情于物;或熟視無睹,靜守內心。人們常把被情感蒙蔽心智的人,笑稱“氣蒙心”;把被骯臟外物、蠢蠢欲念污濁的人心,說成“被豬油蒙了心”。

  一扇窗,格局大小不同,視野自然迥異。詩圣杜甫的窗前,“窗含西嶺千秋雪,門泊東吳萬里船?!筆奔瀋纖冀憂г?,空間上視通萬里。清華“工字廳”里有長聯一副:“檻外山光,歷春夏秋冬,萬千變幻,都非凡境;窗中云影,任東西南北,去來澹蕩,洵是仙居?!筆斃虼呵?,地涉東西,境囊萬物,異曲同工。

  一扇窗,用情深淺不同,悲喜有時殊異。黛玉寄人籬下,“已覺秋窗秋不盡,哪堪風雨助凄涼”。李清照喪夫獨居,“守著窗兒,獨自怎生得黑”,寸寸光陰,皆是煎熬。而歸有光新修項脊軒,前辟四窗,冥然兀坐之時,“萬籟有聲;而庭階寂寂,小鳥時來啄食,人至不去。三五之夜,明月半墻,桂影斑駁,風移影動,珊珊可愛?!斃老倉橐纈諮員?。李白窗前月色如霜,實是故園之思清冷了游子的心。李商隱“何當共剪西窗燭,卻話巴山夜雨時”,則是游宦思家,一顆冰冷的心被心中幻景溫暖如春。

  萬物互聯的目下,“天眼”昭昭、“天網”恢恢,功能賽過“千里眼”、不輸“順風耳”。但是,鼠標輕點,萬類聚集眼前。有時恰恰因為易知,反而不識,因為我們很少像古人那樣,對一朵花凝望、對一片云玄想,更難達到“搖動性情”了。

  司空見慣,熟視無睹,焉能“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”?

  足難出戶的老人,對世界的感知常常退守于雙眼,年輕人不解他們枯坐陽臺、隔窗凝望的姿勢,那是他們對世界的深深眷戀。而當人們有腳力、有視力時,卻常常心為身役,關閉心窗、久不通風,或讓心窗蒙垢凝霜,讓心靈變得沉重、蕪雜。

  留一扇心窗,且常常擦拭,適時開啟,讓清風穿窗、讓日光鋪地。心境光明,世界通透。

  當然,眼睛有睫毛,能擋住風沙;窗戶有紗窗,能攔住蚊蠅;心窗,也需防護網,不可任性亂開。

  擁有一扇自由開合的心窗,愿你的窗前清風明月、春暖花開;愿你的窗外有幅巨畫——名叫自然,鳥語盈耳,馨香沁脾。

沒有了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{ganrao}